box_6

凹凸/安雷过激/洁癖/安左爱好者/爱溟海
7都/维恩/白歌/菲尼克💖
除安雷/柠凯
凹凸其余全部吃友情向(等于不吃)
谁敢说他们不好

你没有资格配安迷修


为什么小野友树不会中文....

@学不莘 

生日快乐!!!

虽然空间发过了我再发一次(?)

不做人了...画画好累

放一个非扫描版)

瞎哔哔专用楼

=盒子

安雷过激/维恩厨/拿厨

图片都发小号了、大号快乐哔哔(?)

@学不莘 (我cp)是可爱有脑洞的同龄人!(赞美意味)


被自己菜到

大赛第四怀孕了!真的假的?!-番外(上)

liy离色-拟生:

-安雷主,瑞金副


-abo世界观,ooc


-私设如山,不喜勿


我也没想到我还会来更新这篇,这篇的番外其实是两年前我出书时写的番外,然后后来我就给忘了......私设巨多,不要参照原著设定!因为是两年前写的,所以现在很多新的设定都有变动,我也不想改了,就这样看吧,有一句话卡埃,不爱直接忽略谢谢,文笔渣,见谅,毕竟是两年前写的了。正文在合集,动动小手去回顾一下,随手点赞谢谢了。




凹凸大赛已经过去五年了,五年前,参赛者们联手打败了“神使”,所有还活着的参赛者都成为了最后的赢家,以前一起拼搏过的人,如今都回到了自己的归所。


安迷修和雷狮也不例外,因为雷狮不想回自己的“家”,所以带着卡米尔跟安迷修一起回到他师父那里住,还顺带着一个小拖油瓶。


这个小拖油瓶自然就是雷狮在大赛期间生下来的儿子--安酒。安酒长得很好看,样貌和个性都随雷狮,最漂亮的地方就是他的眼睛,和安迷修一样那是宝石般的晶绿色,而里面还混杂着些许紫色,为他增添了几分神和秘感。


安迷修自然是爱极了这个缩小版的“雷狮”,几乎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了,雷狮见他这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父亲爱孩子也没什么不对的。


可在安酒出生后6个月左右,雷狮终于忍不住了。


“喂,安迷修,出来,我要和你谈谈。”雷狮手插口袋,倚靠在门边说。


听到这句话,安迷修停下了喂奶的动作,刚想回绝却看见雷狮一脸危险表情,只好默默的把奶瓶放下,跟着雷狮出去了。


“安迷修,你是不是太黏着安酒了?”


“有吗?他现在还小,自然是要有人在旁边照看他的。”


可我记得卡米尔和你的师父、师兄、师姐、师妹、师弟们都非常乐意照顾安酒。”


“可我是他的亲生父亲呀!”


“我TM还是他亲“妈”呢!”


现在再听不出雷狮想表达什么,安迷修就是个傻子了,对此安迷修只能无奈的笑了笑,说:“原来你是吃醋了啊。”


“………怎么可能!你想多了!”虽然雷狮还在嘴硬,但脸上的红晕还是出卖了他内心。


安迷修被雷狮的这一举动可耻的萌了一下,他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好好看过雷狮了,自己一天到晚都在围着儿子转,自然是冷落了雷狮。


明明自己最爱的人还是眼前的这个人啊,他爱儿子还不是因为他是他们两个爱的结晶吗?为什么自己会本末倒置呢。安迷修心中的小人默默的唾弃了自己一下,然后心疼的抱住了雷狮,说:


“对不起,之前是我不对,以后我也不管小酒了,让卡米尔和师父他们带吧!”安迷修一边求原谅一边把雷狮哄上了床。




第二天安迷修把儿子交给师父后就和带着雷狮一起环游宇宙去了。


从那时候开始,安酒小朋友就成了一个没爹疼没娘爱的放养式小孩子。


卡米尔虽然带了几年,但之后埃米也生下了一个小孩子,虽说卡来尔很宠爱自家小侄子,但还是分身乏术,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教育他。而安迷修的师父因为要教太多的学生,所以也不能从小好好培养安酒,只能确认把他给养大了。


于是乎,安小酒小朋友在三岁的时候就成了当地的小霸王。而且因为狮把自个的“雷神之锤’留给儿子当玩具玩,所以安小酒不仅会搞事而且破坏力也是一流的,整个人都是一路火花带闪电。平常安小酒有事没事就去掀老师父那白花花的长胡子,要不然就是带着卡米尔舅舅的儿子去抢别家小孩子的棒棒糖,虽然雷狮对此举动表示了肯定。然而等到各个大人们反应过来觉得不对时,安小酒已经五岁了,什么毛病都已经被小惯成形了,再加上性格像雷狮,所以现在小霸王是已经掰不直了的。


在安迷修的师父因收到无数张债条而仿佛老了几十岁的时候,安迷修雷狮终于想起他们应该要带孩子了。于是他俩商量了一会儿,决定带安酒去游乐园玩,因为安迷修听说这个地方是最容易弥补小孩失去的父爱的好地方。


“爸爸,我们要去哪里”安酒在安迷修面前是非常难得的‘乖孩子模式”。


“我和你爹爹打算前你去游乐园玩。”


“真的吗!那我要去坐海盗船!”


“……为什么?”安迷修无语凝噎。


“因为我长大了要当一个海上小霸王!做一个横行霸道的海盗团团长”


“......”


雷狮对此表示我的儿子真是棒棒哒。


安迷修对此表示自家老婆和儿子太皮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到了游乐园,安小酒迈着他的小短腿努力想跟上前面两位你依我依、完全不顾他腿短走不快的亲生父亲们!‘可真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啊!’安小酒在内心里默默的为自己悲惨遭遇抹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然后打开小翅膀扑棱棱的飞走了。


安酒的小翅膀自然是他父亲当年帮他在凹凸大赛里领到的元力技能,是一对很漂亮恶魔翅膀,表面坚硬侧翼锋利,不仅可以防御,攻击力也是很强的,是个很完美的元力技能,可唯一的缺点就是…他的翅膀太迷你了!因为安小


酒还小,翅膀还未发育完成,所以非常的小巧可爱,雷狮因为这个嘲笑了自家儿子好多年。


等到安迷修和雷狮到了海盗船前,回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家儿子不见了。


“……人呢?”


“……没注意。”


安迷修懊恼了好一阵子,心想明明是带儿子来体会父爱的,这会儿倒是直接把人给丢了。而雷狮到是想得开,他拍拍安迷修的肩,说:“没事的,你该担心的应该是这家游乐园才对吧,等下应该会有广播通知我们去接他的。好了好了,赶紧陪我上去坐一次,想玩好久了!”


后来的确是有广播通知他们去接人,不过广播里的声音却不是游乐场上作人员,而是他们“失踪”已久的安小酒同学。


游乐场的广播里传来一个清脆稚嫩的声音:“咳咳,那个什么,现在播送一则寻人启示,一位有着粽色杀马特头型的安迷修先生和在大热天也要带头巾和穿紧身衣的雷狮先生,你们最最可爱的宝贝儿子在广播站里乖巧的等待着你们来接他,并且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乱跑了,你们失踪他非常的担心。ok,播放完毕。”


粽色杀马特头型的安迷修先生:“……”


在大热天也要带头巾和穿紧身衣的雷狮先生:“……走,去打他。”


“……嗯。”




一路上,安迷修和雷狮顶着周围群众们怜悯的眼神,困难的走在打儿子,啊不,是去接他们那最最可爱的宝贝儿子的路上。


到了广播站,雷狮四周已经开始冒闪电了,广播站的门口前面有一位长得还不错的小姑娘在看着一本书,安迷修上前和她打了一声招呼,询问道:“你好美丽的小姐,我是安酒的父亲,请问他现在还在你们这里吗?”


听到安迷这句话时,小姑娘居然颤抖了一下,然后用一种救世主的眼神望向安迷修,语气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欣喜:“是的,安酒…大人还在我们这里,他一直乖乖的在等着您来接他,他就在里面的第三间屋子里,需要我为您带路吗?”


“……不需要,打扰你们了。”安酒你到底是对他们做了些什么啊!?


而且居然一点也不怜惜美丽的小姐们,真是一点也没继承我的优秀品质!安迷修无比痛心的想。


一间小屋子里,安酒正在和他新交到的朋友一起玩堆积木的游戏,因为安酒会飞的缘故,所以他已经把积木堆得有6、7米高了,虽然在一般人的眼里这可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可安酒旁边的另一个小孩子却是一脸淡然,完全看不出有惊讶的感觉,只是着瘫一张略带稚气的小验,拍着小窗袋,默默的看看上方正在完成一件“壮举”的新朋友。


安迷修一进房间就被这高6米的积木给吓到了,雷狮的注意力却不在儿子身上,而是在一旁的小孩身上,他越看越觉得那小孩子有些眼熟,于是用肩顶了顶安迷修,说:“哎,安迷修,你看那个小孩,是不是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呃,格瑞?”


安迷修听后,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那个小孩子身上。嗯…面瘫,白发,紫瞳和那熟悉的抹额……看到这里,安迷修已经知道他就是格瑞的儿子,瑞白了。


“恩…那个,你是瑞白吗?”


“嗯?”安迷修一说话,两个沉迷在自己世界里的小朋友这才注意到有人来了。


“爸爸!你们终于来找我啦!呜呜呜,那时你们走得太快了,我就看了一眼漂亮的气球然后一回头你们就不见了,我当时真的好害怕啊,嘤嘤嘤~”扑到怀里求安慰。


深深的愧疚感使安迷修和雷狮的怒火瞬间消散贻尽,纷纷开始安慰起安酒小朋友那“受伤”的弱小心灵,厉害的演技让在一旁全程围观的瑞白小朋友在心里默默的竖起了大拇指。总算安慰好儿子后,雷狮再次打量了一下瑞白,发现他真的和格端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雷狮问他:“格瑞他也在这里?你在这里是说明你和他走散了吗?”


瑞白摇了摇头,十分稳重的回答雷狮:“不是的,是爸爸和我们走散了,爹爹叫我在这里等他,他找到爸爸就过来接我。”


“.…”安迷修默然。看看,什么叫差距,人家格瑞的儿子懂事又听话,虽然有些傻白甜,但最起码不会一天到晚搞事情。再看看自己的,儿子是混世小魔王就不提了,老婆在搞事方面绝对是老大级别的。哎,这其中的苦没有人会知道…嘛,毕竟想得到雷狮的人一大堆,最后却只有自己得到了完整的他,还和他有了孩子,嘿嘿,想想都有点小自豪~本来安迷修还有些小忧郁,但想到后面的时候安迷修周围已经开始冒粉红泡泡了。


雷狮、安酒、瑞白:“……”这人到底想些了什么?!


见其他人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自己,安迷修回过神,不好意思的咳了两声,然后转头问瑞白:“你等了多久?要不要用广播提醒他们快点过来?”


谁知道瑞白很是坚决的摇了摇头,说:“不需要,我更希望他们来慢点。”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小酒很可爱,”瑞白突然对着安酒那边温柔的一笑,说:“我想多陪他一会儿。”


“……“欸?这苗头好像有点不对。




最终,格瑞和金并没有像瑞白希望的那样来得慢些,而是在十分钟后就到了。安迷修和格瑞他们叙了下旧,不一会,格瑞他们准备回家了。临走前,安迷修偷偷的拉住格瑞,在他身边小声的说了一下瑞白可能有暗恋安酒的嫌疑。格瑞抽搐了一下嘴角,然后又恢复了原本面瘫的表情,答应了回家会问下儿子是不是真的暗恋安酒。


送走了格瑞一家,安迷修和雷狮也在一路工作人员的欢送中接走了安酒。这次他们吸取了教训,打算由安迷修抱着安酒,不许他再乱飞了,安酒当然是乖乖的被安迷修抱在怀里,享受着这对他来说难得的父爱。


平常双亲都不在家,有时一年估计可以见个两三面,而且从来都是对他不管不顾的。安酒还小,说不难过肯定都是假的,毕竟别人家的小朋友被欺负了的话,总会有大人来为他们出头。那些大人们虽然没有骂过他,但眼神中也是难以掩饰的厌恶之情,他不想把这些告诉卡米尔听,因为安酒觉得自已根本不需要大人来为他出头,他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做好所有的一切。再者,那些大人根本不敢打自己,因为他的父亲们很强大,强大到令他们感到惧怕,正因为如此,安酒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去破坏,希望可以用这种方式来掩饰己的孤独和对父亲们的思念。


能被最爱的爸爸抱在怀里而且还是带他在游乐园玩,这件事让安酒以为自己在做梦,毕竟他再怎么装得强势,也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小孩子罢了。


安迷修抱着儿子牵着老婆十分幸福的在游乐园里玩了一圈,渐渐的夕阳西下了。雷狮因为可能要到发qing期的缘故不敢大晚上的在外面待太久,毕竟他的信息素太甜了,对于一般的alpha可是致命的诱、惑,而且他可不允许安迷修在外面上了他,所以他希望可以早点回家。


而安酒当然不希望,这可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于是他便把目光放在了摩天轮上,在经过打滚卖萌装可怜的一系列举动后雷狮还是狠不下心,便答应了。


摩天轮上,安酒很兴奋,看见他这么开心,安迷修和雷狮自然心情也很好,眼中都带着一丝温柔。当摩天轮达到顶点时,安酒抱上去一人给了一个响亮的吻,安迷修和雷狮被这突加其来的亲密动作弄得一愣一愣的,安酒嘿嘿一笑,


把藏在心里多年的话说了出来:


“爸爸、爹爹,我爱你们!还有……我很想你们。”


听到这句话,安迷修和雷狮心里突然有些酸涩,他们……好像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儿子说过‘我爱你’三个字。他们都是比较随性的人,所以他们这几年一起去了许多的地方游玩,而他们却从来不知道,在另一个星球上,他们的儿子是多么的想念着他们。其实安迷修也有想过等安酒十岁以后再带着他一起去旅行,但现在他知道儿子对他们想念后,不可能再留儿子一个人在家里了。


“小酒……对不起,但你要知道我们永远都是爱着你的。”


“嗯嗯,我知道,我没事的!”


渐渐的,摩天轮要回到地面了,幸福的时光也要结束了,安酒有点闷闷不乐的。


“小酒,怎么不开心了?”安迷修问。


“……我没有不开心哦,爸爸,你们这次打算去什么地方玩?”


“小酒,我们暂时不打算走了哦。”


听到这句话,安酒很吃惊的抬起头,看见安迷修正在温柔的看着自己,说:


“暂时不打算走了?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暂时不会去游玩了,我们两个会在你身边等你到十岁时的时候,再带着你一起去旅游。”


安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觉得自己在仿佛做梦一般,直到雷狮笑着叫他赶紧长大时,安酒才终于相信这不是梦,他扑到双亲的怀里,开心的笑了,安迷修和雷狮对视一眼,也笑了。


未完.......




分上下发,太长了,下估计都是r,我要弄图片估计你们才看得到,下明天更昂,谢谢大家,点个小红心啪。